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男人 > 正文

民国才女苏雪林因包办婚姻深受其害结婚36年坚决

更新时间:2021-07-08

  www.gh6y.cn,在新中国成立前,男女之间的婚姻大事大多数都是由父母做主,通过媒人的介绍,一男一女组成了一个家庭。殊不知,作为婚姻的男女主角,他们竟然没有反对的权利,只能任由家长和媒人的安排。

  古代的包办婚姻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在包办婚姻中,结婚不仅仅是男人和女人的结合,更是两大家族的结合,那个时候过分讲究门当户对,却不注重当事人的愿意,以至于发生了许多婚姻悲剧。

  例如,民国时期的文学家鲁迅,他有一段由父母包办的婚姻,娶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叫朱安。

  朱安与鲁迅虽然有着几十年的名义夫妻,但两人并没有夫妻之实,一生未能同寝,这样的婚姻对朱安和鲁迅都是一种折磨。

  除此之外,民国时期有一位才女叫苏雪林,她的婚姻也是非常不幸,与丈夫结婚36年,坚决不和丈夫同寝,晚年膝下无子。苏雪林为何这么做呢?晚年的她说出了原因。

  苏雪林1897年出生于浙江瑞安县的一户富裕家庭,由于那个时代正处于清朝与民国的交替时期,苏雪林的祖母还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偏见思想,反对苏雪林和男孩子一起读书。

  家人不让苏雪林读书,可她偏要读,从七岁那年开始,她就跟着自己的兄弟们在私塾跟读,跟着教书先生,认识了一两千字。后来,家里的兄弟们都去学校读书了,迫于世俗的压力,苏雪林未能前往学校读书。

  虽然不能去学校读书,但苏雪林依旧通过渠道接触到了许多知识,凭借早些年在私塾跟读时学习的一两千字,她私下自学了许多文学著作,为她日后成为一名文学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随着革命思想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苏雪林的家人也支持她去读书,这给了苏雪林一个求学的机会,她先是考入了女子师范学院,后来又去了法国留学深造。渐渐地,苏雪林的见识和才学越来越好,她成了一名知性女青年。

  在留学法国期间,苏雪林接触了外国的开放思想,其中就包括对婚姻的自由,平等的追求。

  在法国,苏雪林被许多青年才俊追求,甚至有人向她求婚,但因为来自家庭的压力,她最终选择了一段由父母为自己安排的婚姻。

  苏雪林在法国三年多的时间里,因水土不服,导致她身体极为虚弱。更让苏雪林受打击的是父母身体有恙,还有她的包办婚姻问题。

  在父母的安排和逼迫下,1925年苏雪林提前回国,遵照父母的意思,她被迫与素未谋面的张宝龄完婚,两人结为夫妻。

  为了让苏雪林完婚,母亲对女儿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担心母亲身体健康的苏雪林最终妥协,同意了父母为她安排的婚事。

  早些时间,苏雪林得知家里为自己定了一门亲事后,她立即写信要求父亲解除婚姻,不料遭到了父亲的严厉呵斥,病重的母亲更是在信中苦苦哀求自己的女儿。

  苏雪林的丈夫条件并不差,只是自己对他没有感情,双方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以及价值观,因此这段包办婚姻让她十分痛苦。

  张宝龄是五金商人的儿子,与苏雪林一样,他也是一名留学生。张宝龄早年肄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后赴美留学,在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学习理工课程。

  一边是文学,一边是理工,两人在专业方面之间的差距非常大,难以有深入的话题。

  再者,苏雪林与张宝龄在结婚前未谋一面,两人仅有几封书信来往,从书信中,苏雪林感知张宝龄并不适合自己,但又因为父母相逼,答应与他完婚实属无奈之举。

  苏雪林的母亲原本就病重,看到自己的女儿成家了,她心里也踏实了,一年后就去世了。

  婚后的张宝龄夫妇由于缺少磨合,两人虽然睡在同一个卧室,但同床不共枕,各自睡各自的,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36年。

  因为两大家族的利益关系,苏雪林与张宝龄的夫妻关系虽然是有名无实,但依旧没有离婚。

  婚后,·永磁滚筒技术研发第一人:张春晖平凡中坚守、,张宝龄专注于自己的理工技术,苏雪林则沉迷于文学创作,两人互不干涉,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婚后的第36年,随着张宝龄的去世,这段包办婚姻算是终结了。

  晚年,苏雪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解释了自己为何与丈夫过了36年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她说道:

  “自己与张宝龄始终无法产生感情,自己有喜欢的文学陪伴,用文学做丈夫,又何必再去乞求婚姻呢?“

  这句话,让我们知道了苏雪林对婚姻的豁达以及开朗,她有自己的精神寄托,有自己热爱的文学事业,对于婚姻,苏雪林认为对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

  1999年,102岁的苏雪林病逝于成大医院,她的一生经历了一场不幸的包办婚姻 ,没有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生伴侣,这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丈夫都是不公平的。

  在旧时代下,类似于苏雪林这样的包办婚姻不在少数,她们都是时代的受害者,没有对另一半选择的权利。如今,新时代已经来临,每个人都能追求自己的爱情,不受世俗的约束,迎来了爱情和婚姻的自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