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明星 > 正文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复赛第七场:宁夏“超杀

更新时间:2021-06-10

  8月24日,2014《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结束了复赛第七场的角逐。江西省南昌二中击败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江苏中学、安徽省寿县三中、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外国语实验学校三个代表队,晋级半决赛。

  江西队在第四轮遭遇宁夏队刘安琪的顽强抵抗,历经四个回合的比拼,连失两名队员。不过,江西队还是凭借整体实力的优势顺利晋级。刘安琪虽然遗憾负于对手,但她特立独行的个性、博古通今的积淀与镇定自若的表现给全国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将与西藏队的刘婉欣、安徽队的张经纬一起进入最佳个人晋级赛,依旧有机会参加冠军赛争夺最后的桂冠。

  复赛第七场,“谶哥”张一清的身边换了一位“新人”。看过上一届汉字听写大会的观众对他应该不陌生,他就是去年汉听大会的裁判、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孟蓬生。汉听大会的裁判除了对选手的提问进行解释之外,一般都是正襟危坐,很少发言,观众也无从了解他们的个性。孟蓬生的身份转换,也向观众展现了“裁判”个性化的一面。本场比赛,主持人冀玉华频频发问,谦虚求教,孟蓬生也乐得扮演老师角色,细致作答,他对文字流变详尽的解释让观众在欣赏选手精彩表现的同时,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首轮比赛,西藏队的虎梦滢写对“契约”一词,却在提交前,在“契”字上多加一点,遗憾离场。队友赵亮亮拿到“因地制宜”一词,张一清指出“制”字易被误写成“治”,赵亮亮应声中谶。

  安徽队的头号种子张经纬刚听到主考官读出“扈从”,便迫不及待地写出正确答案,他的队友殷万紫在本轮写错“迨及”一词离场。

  江西队的舒欣是个从不穿裙子的“假小子”,拿到“不刊”一词,一声爽朗的“听清楚了”响彻全场。她正确书写出该词,但并没有马上提交。她不太确定是否正确,抬起头晃着笔,清脆的童音杂着江西口音,面无表情看着主考官李梓萌说:“请再报一遍题目!”,“不刊。”李梓萌报出题目。话音刚落,她即问道:“意思?”李梓萌被她酷酷的表情和语调逗笑了,强压笑意答道:“不容更改和变动。”舒欣一副誓将冷酷进行到底的劲头,将头微微一抬:“例句?”全场哄堂大笑,李梓萌忍俊不禁,十分配合应声答道:“遵命!”随即给出了例句,舒欣也乐了,这才心满意足地点击提交。

  与前几场复赛种子选手纷纷栽在简易常见字上早早离场不同,本场比赛四支代表队课标测试排在前面的头号种子都成功站到最后,在全国观众面前上演了强强对话。

  第二轮,西藏、安徽、宁夏三支代表队各有三名队员离开,均剩下两名队员在场。江西队则保持全员在场。

  安徽队的廖文君正确书写出“弁言”,随后又出人意料地将之改为“便言”。随后,宁夏队的郑舒文重演这一幕,他写对了“淮橘为枳”,临提交前又将“淮”改为“怀”。

  江西队的陆熠曾获得全国软笔书法比赛一等奖,写“蚍蜉撼树”时,为了追求字形完美,改了又改。他的字笔画清晰,工整大气,令冀玉华、张一清与孟蓬生三人交口称赞。

  第三轮,西藏代表队的藏族选手拉措因写错“节葺”离场,队内的头号种子刘婉欣孤军奋战,最终失手“俾夜作昼 ”。

  安徽队的头号种子,曾经在省赛中第一个就被刷下来的张经纬,在赛前曾立志要好好表现以证明自己的实力,本场也如愿成为全队坚持到最后的选手。最终因遇到“幂历”这一不认识的词语而离场。

  宁夏队的回族选手杨雅欣在区选拔赛中还是替补,比赛前才被确认为正式选手,本场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坚持到第三轮,后因写错“徂徕”下场。

  宁夏队队员刘安琪外表瘦弱,内心却是个像动漫电影《海扁王》中的暴力萝莉“超杀女”一样“彪悍”的“女汉子”,她毅力惊人,曾夺得校内的800米冠军。在银川市的选拔赛中,她曾以一打八,历经二十多轮鏖战最终带领本队取得胜利。“我最不怕以少打多,这将是我一个人的战场,即使有再多再强大的对手,我也会一个一个将他们打败。”

  刚一上场刘安琪拿到的是“破的”。她以前没有听过这个词,一下就懵了,瞬间感觉“吾命休矣!”但她并没有惊慌,她请求主考官再解释一遍释义,并反复确认读音,李梓萌干脆把声母和韵母单独念了出来,“p、o,p!”最终,她根据“一语中的”联想到“一语破的”,成功写出这个词。

  接下来,她又拿到了“珪璋”一词。刘安琪向裁判提出:“我有一个问题,圭璋的圭有两种写法,是真的!裁判,请问写两种写法都可以么?”裁判张伯江忍住笑意回答:“你先写一种。”刘安琪并不领情:“您不能这样!”场内笑声四起。张伯江表示,“我会给你写正确的机会的。”“那我写了哦,为了保持对仗,我给两个字都加王字旁。”随后写出 “珪璋”,三盏绿灯亮起,张伯江随后解释,这个词正如选手所说,确实有两种写法,另一种写法是“圭璋”。

  战到最后,场上只剩下了刘安琪独自一人与四人在场的江西队对抗。首个回合,江西队的舒欣先手上场,写对“秫米”。后手上场的刘安琪毫无紧张感,迈着轻松、自信的步伐,并向全场观众抛出一个飞吻,流利写出“胪列”。

  第二回合,江西队的叶瑞麟写错“菰蒲”下场。刘安琪则拿到从没见过的“鸟哢”。她表示听到这个词,心里非常慌张。但是内心强大的她立马调整心态,弄清楚了每一个字的意思,书写正确。

  第三回合,江西队的龙雨面对“短褐穿结”,只知道“短褐”一词的他凭借着对词语释义的理解,下笔书写并提交,看到裁判的三盏绿灯亮起,龙雨一愣,自己都不敢相信写对了。刘安琪上场轻松写对“沦肌浃髓”。

  第四回合,比赛依旧难解难分,江西队的杨旭写错“玉宸”离场,刘安琪拿到“獬豸冠”,再次书写正确,这一词汇的成人听写体验团正确书写率为零。

  第五回合,假小子舒欣再次上场,写对“藜藿”这一成人听写体验团书写正确率为零的词汇。刘安琪则拿到“左书右息”,反复征询释义和读音,这一次幸运之神没有眷顾安琪,她把词句想得过于复杂,遗憾止步。江西队有惊无险,以两人在场的优势晋级半决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